寒梅花香

您好,这里寒香。爱好挖坑不填和拖,讨厌填坑,但不代表不会填坑。扩列请随意。
头像与背景来自存娘的曲子《乌合之众》,如有任何不妥之处会自换。
深夜发文真爽。

[安雷]如月之恒。

-那是什么。他问。
-那是属于我们的永恒。他说。

中秋到了,父母与孩子一同玩灯笼、男孩在月下对心上人进行一场失去剧本的告白戏、情侣不曾遗忘在各处打情骂俏,看着这幅画面,安迷修心里有种空荡荡的感觉,自己已有多久没有和别人一起过节了?师傅从不过节,就算是国庆或者春节他也不过,「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庆祝的。」每逢节日,师傅必定会说这句话,照这么说也有十年了吧。

真的有十年吗?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他一跳,与它一同到来的是那挥之不去的片段,里头有个男孩,估摸着也有十来多岁了,那个穿着小西装的男孩背对着自己并指着衬托着清冷月光的画布问道:「那是什么。」此时传来了另一把声线,一把他熟悉、使他不敢置信的声线:「那是属于我们的......」背对着安迷修的男孩转过身来,安迷修没有看清楚他的脸庞,他只看见了那双紫眸中的星辰大海,一个他触不可及的星辰大海,无法喘气。

安迷修从梦中惊醒,原先打算摇醒他的雷狮愣了一愣,而安迷修也没想到过醒来后第一眼见到的是自己的宿敌,这导致氛围有些尴尬。直到安迷修看到对方手中拿的一盒月饼,他问了一个显得很傻的问题:“恶党难不成...你是来给我送月饼的?”见对方并没有直接嘲笑还点了点头,他怀疑这个雷狮怕不是假的。

一阵微风拂过,它把枫叶被吹落到地上,让枫叶即将成为泥土新鲜的养分,却没有吹走月亮的面纱,令想要赏月的人纷纷垂下了头颅,嘀嘀咕咕地抱怨云朵遮挡了满月。二人就这么在长椅上吃起了月团,谁也没有说什么,太甜腻了,在安迷修吃掉第二个莲蓉月饼的时候是这么想的,相反地,坐在旁边的雷狮却一个又一个的下肚,那速度可比吃烤串的时候快多了,要不是安迷修拦着他,或许会胖成个嘉德罗斯。

又是一番沉寂,两人依旧什么也没说,至少在安迷修想起了那对眼睛是谁前。男孩那不甘被束缚的眼神,是谁,是那放荡不羁的海盗头子吗。尽管心中已有答案,甚至不想承认被海盗抢夺了心的那位骑士,也是在期待着吧,期待着海盗的回答,不料那位海盗头子果真开口问道:“那是什么。”他看着上方已经露出姣好面容的月亮,询问着身旁骑士,骑士向着他的王说道:
「那是我对你永恒的爱。」

END.

后记:
实在是非常抱歉我又迟到了[。]在这里祝大家中秋节快乐!这次看到题目的时候原本特想写刀子,然后又双叒叕变成了糖,不过这次虽然短小但糖甜很多..!!依旧是熟悉的剧情解释,开头那两句话其实是小时候的安哥和雷总倒数第二次见面的时候的话,然后关于他俩的相遇过程,就是还是小少爷的雷狮某天离家出走的时候刚好遇见出来买菜[?]的安迷修,俩人又刚好不小心碰撞在一起,之后就是那些熟悉的套路就不用说了。中间过程我们省略掉吧[。]最后一段比较意识流所以x最后一句话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所说的,假装少年安哥撩人不尬,谢谢观看到这儿的您。

评论

热度(16)

  1. 安雷极限100分寒梅花香 转载了此文字
    中秋快乐。首尾呼应,满分作文!「什么」对不起胖成个嘉德罗斯那里,情不自禁笑出声。很温暖有趣的文!感谢...